爱因斯坦,虫虫助手,沈阳师范大学-时尚配色-时尚界的老佛爷-最新彩妆教程

频道:最近大事件 日期: 浏览:272

上个世纪初期,在山东临城(今划归枣庄市)发生了一同震动国际的火车大劫案,被称为“民国榜首大案”。土匪孙美瑶带领的“山东建国自治军”1000余人绑架了火车上中外人质近百名,与其时的北京政府进行了一场历时37天的坚持。

被劫后的火车

富家子弟被逼成土匪

孙氏兄弟本来不是土匪,是山东滕县一带的有名富户子弟。其时全国各地,灾害一再,处处闹匪。滕县的土匪有句标语,叫做“兔子不吃窝边草!”实在是困难,便谦让地朝老百姓“借粮”。当地的官府无力剿匪,可是关于“私通”土匪的老百姓可是从不轻饶。所以,官兵借剿匪之名行打劫之实,老百姓苦不堪言。每年,孙家都是官府打劫的重点对象。孙美瑶与大哥孙美珠愤慨已久,终究扯旗造反,上了抱犊崮。

孙氏兄弟拉起来的部队后来与山上原有几股土匪兼并,有3000余人,孙美珠名义上是大寨主,但真实“当家的”却是他的叔父孙桂枝。孙桂枝思虑缜密,策略百出,从孙美珠、孙美瑶兄弟到最下面的小头目,对他都惟命是从。

1922年7月,孙美珠被山东的第六混成旅旅长何锋钰派队捉拿,被当即枪决,还把他的脑袋砍下来,挂在津浦铁路的临城车站上,号令示众。孙美瑶接任大寨主之后,誓要为亲兄报仇。孙美瑶还有个堂兄叫孙美松,也在邻近落草为寇,为官兵所围,局势非常危殆,多次派人来求孙美瑶出动军队突围。深思远虑的孙桂枝不主张草率行事,但孙美瑶等都沉不住气了。协商良久,原是行伍出身的郭琪才想出了绑架火车、掳掠人质(特别是外国人质)的方法,以到达一方面压榨官方承受条件,解孙美松之围;一方面要求招安,向政府骗得一批军械和钱款。孙桂枝看到山里的状况的确很困顿,也就不再对立。

山上的外国人质和劫匪

39名外国人质 30名我国人质被劫

1923年5月6日清晨2点半,由南京开往北京的2次特别快车,沿津浦路北行通过离临城站约三公里的沙沟山。司机发现前面黑影幢幢,汽笛的尖啸声赶不走他们,所以紧迫刹车。因为行进速度过高,前面的机车、邮车、三等客车一齐越轨倾覆。接着就是一阵枪声,1000多名脑后垂辫的土匪蜂拥而至,跳到列车上打劫资产,绑架乘客。

车上有参与山东黄河宫家堤堰口落成典礼的多名中外记者和外国旅客。除一英国人在头号卧车中妄图反抗,被强盗当场开枪击毙外,共绑架了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墨西哥的乘客39人、我国旅客30人。被劫的外国人质中有不少还颇有来头,包含两位美国陆军少校和美国《密勒士谈论报》的资深记者鲍威尔,还有美国石油大王洛克菲勒儿媳的妹妹露茜·奥尔德里奇,她的父亲是美国国会的参议员。

音讯传开后,北京、上海、济南等地的各大报纸均在明显方位刊登了这则新闻,一时间,言辞纷繁,国际震动。各国公使怕伤了侨胞生命,坚决对立用武力,一天几回强逼总统黎元洪想方法。5月7日、8日,英、美、法、意、比五国公使先后向北京政府提出了最严峻的反对,美国国防部部长台维士公开向国务卿主张出动军队我国。日本尽管并没有侨胞被掳,可是日本报纸也乐祸幸灾地宣扬安排国际联军共管我国铁路。

5月9日,五国公使限北京政府于三日内将整体被俘外侨救出,不然每隔24小时,须添加赔款若干。北京政府把悉数政务都停顿了下来,会集全力谈论解救外侨问题。

好事多磨 37天的拉锯战

被掳的中外人质,都被押往匪巢抱犊崮山麓。孙美瑶得手之后,便照着孙桂枝的主见,先把四个外国女客开释,一起让她们向官方传达三个条件:一是迅速将围山官兵撤出十英里以外;二是收编匪军为一旅,以孙美瑶为旅长;三是弥补军械。《密勒士谈论报》记者鲍威尔还写了一封信,劝说政府军不要攻山,须平和解决。整体外国人质都签了名。

北京政府和绑匪方面榜首次正式商洽是在5月15日,商洽地址是中兴煤矿公司,政府代表是山东督军田中玉和山东省长熊炳琦,匪方代表是周天松。匪方提出的几个条件都被官方承受了。商洽成功后,交通总长吴毓麟毛遂自荐乐意入山为人质,交流外国人质提早开释。音讯传到北京,黎元洪立刻致电嘉奖。其实吴毓麟到枣庄来是看热闹的,他每天坐在“花车”上玩牌,底子未干预任何事情,只是在关键时刻摆出个姿势,当他接到北京“劝止”电报后,就“满载盛誉”回返北京。

5月16日山东督军田中玉指令政府军突围撤离,并委孙美瑶为招安司令。不料孙美瑶却变了卦,当着官方代表的面,扯碎了委任令。孙美瑶的变卦是因为看准了官方还会退让,提出了更为严苛的条件,一时间商洽无法达成协议。

为了避免政府劫走外国人质,20日,匪方将3名外国人质转移到山顶窟窿内。在两边相持期间,前往临城的外界人士越来越多,大批国内外记者也聚集小城。上海总商会救护队、美国红十字会等赶到临城,他们被答应给山上的人质送去食物和药品,条件是人质有的、强盗也要有。外国人质还有言辞和通讯的自在。《密勒士谈论报》首要宣布了鲍威尔的“匪窟通讯”,描绘囚俘日子和山中景色。

25日,匪方叫鲍威尔发誓下山向官方提出新条件,限24小时内回返,并派匪兵两人跟从。政府拒绝了匪方条件,鲍威尔恪守誓词,于当天回来匪窟。第二天,田中玉由北京回到枣庄,指令政府军加强合围,并派飞机绕山投下传单。强盗更为惊慌,除要求外国人质修书求和外,又派鲍威尔带两个比较退让的条件下山,这两个条件是:政府军突围撤离;收编以二旅为限。官方提出了两个反条件:先开释西俘三分之二;收编匪军以有枪者为限。

5月31日,匪方将移交山顶上的3个外国人质送下山。

土匪头子 旅长只当了不到半年

因为官匪两边互相不信赖,美国人安德臣便想出了一个两边互提确保书的方法。由安德臣确保官方肯定实行收编条件,并赦宥各匪曩昔所犯悉数罪过;孙桂枝确保匪方在受编后必定恪遵军纪,效忠国家。足智多谋的孙桂枝并不信赖这一张纸的用途,迟迟不愿开释人质。所以,徐海镇守使陈调元带了江苏交涉员温世珍、美国人安德臣及上海总商会代表孙寿成等一行20人上山做“典当”,换回人质。陈调元到了山上,孙美瑶等看他情绪平缓,有酒就喝,有饭就吃,毫无拘谨,因而对他都亲近得了不得。当天下午,便让温世珍和安德臣两人先把部分中外人质送下山。继续了一个多月的僵局就此打破。

6月2日,孙美瑶伴随陈调元下山,和郑士琦签订了平和公约。12日,最终8名外国人质悉数被开释,13日回来了上海。一场颤动国际的劫车绑票案,从开端到完毕,历时37天。

匪军于6月27日正式改编为山东新编第十一旅,孙美瑶当了旅长,孙桂枝当了旅部的军需长。北洋政府并未放过心腹大患,曹锟在窃取了军政大权之后,于当年12月19日,令兖州镇守使张培荣在枣庄中兴煤矿摆下鸿门宴,把孙美瑶、孙美松都骗了去,一声暗号,当场把孙氏兄弟打死。

不过临城强盗的幕后人孙桂枝依然逃走了,他带了一批残部,在鲁南山区流窜多年。

(文章转自 华声论坛 文/罗林)